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
首頁 新聞 視頻 專題 文化 圖片 法治 理論 時評 教育 工業園區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加強社區治理體系建設,推動社會治理重心向基層下移,發揮社會組織作用,實現政府治理和社會調節、居民自治良性互動。理解和把握好推動社會治理重心下移的要求及這一治國理念的重要轉變,就是要打破原來單一的、自上而下的垂直管理結構,形成多元化、合作互動的治理網絡。社會組織以其獨特的民間性、非營利性、志愿性和自治性,彌補了市場與政府在提供公共物品和處理社會事務方面的不足,其實際效能的發揮更是社會治理體系不可或缺的重要依托。

當前我國發展大背景下治理重心向基層下移十分必要

從經濟社會發展的協調性看。改革開放40余年來,我國社會治理體制機制和方式方法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但我們也必須看到,在整個社會治理領域,包括城市社區、村莊在內的基層社會治理還存在諸多的薄弱環節和進一步發展的瓶頸制約,亟須在發揮社會治理多主體作用、加大對基層治理的人力物力財力投入等方面,作出有效的制度安排,補齊基層社會組織在治理上的短板。

從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看。進入新時代,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已成為我國社會主要矛盾。這種主要矛盾的變化關涉到全局性、歷史性的變化,對于區域間、城鄉間、人群間的協調發展提出了新的要求。此外,在全球化、市場化、城鎮化、信息化交疊推進的背景下,社會環境發生深刻的變化,基層社會的矛盾和問題從原來的鄰里糾紛等小問題,逐漸演變為治安穩定、環境衛生、物業服務等復雜問題,成為各種矛盾糾紛的聚焦點,成為各種利益訴求的交匯點。

從改革發展的全局看。無論是推進改革發展穩定,還是推動黨和國家各項政策落地,乃至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重點、難點、關鍵環節以及主要著力點都在基層。作為城市和鄉村的“細胞”,城市社區和鄉鎮村莊能夠最直接、最敏銳地感知居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同時,它們既是激發社會活力的重要載體,也是推動社會治理重心向基層下移的重要落腳點。在改革開放持續深入和社會加速轉型的情形下,基層社會治理革新也需要新的氣象。與此同時,基層社區發展好了,存量改革和社會增量改革也才能同步推進。

社會治理模式轉變亟須社會組織的協同參與

參與治理的主體由一元向多元轉變。以往的社會管理,更多強調政府的權威和絕對地位,呈現出典型的一元化特征。在社會轉型過程中,以政府為主的一元管理模式具有很大弊端,政府權力無法觸及社會生活的全部,也很難實現信息的完全把控,政府無法逾越自身障礙成為“全能政府”。相比較而言,新社會治理格局強調的是“黨委領導、政府負責、社會協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在這種格局下,政府與市場、政府與社會組織、公共機構與私人機構之間的協同共進,屬于一種多元參與的結構體系。在中國社會的變遷中,秩序的重建迫切需要第三方力量的參與,以實現政府、市場和社會力量共同參與協作的多元治理格局,從而形成與之相應的廣泛的社會公共責任機制。

參與方式由絕對服從向鼓勵參與轉變。一元化管理多推崇權力的唯一性及絕對性,主要的擔綱者和權威的來源都是政府,社會扮演著服從的角色。良性的社會治理機制,鼓勵不同主體相互合作、相互學習、相互支持,各自承擔自己的利益責任,既相互激發各自的潛能和動力,又能夠給社會增加生機和活力。

治理的手段由單一向多樣化轉變。面對當代社會更加復雜的結構,社會多元化成為時代的新特征,與之相應的是,社會治理的手段也開始由平面化向立體復合化轉變。換言之,當前社會所需的公共產品和公共服務,既有政府通過行政或借助市場手段提供,也有市場化組織通過市場手段提供,還有社會組織通過市場化手段或社會動員的方式來提供。因此,加強社會治理,必須創新治理手段,由單一治理向多重社會治理轉變成為大勢所趨。應堅持系統治理、依法治理、綜合治理、源頭治理多管齊下,堅持法律、行政、經濟、技術等多種手段并用。社會組織協同參與基層社會治理具有積極的效能

有利于推動政府職能轉變,促進服務型政府建設。基層社會治理的目標之一就是通過治理,推動各級政府改革現有管理體制,重新定位地方政府的管理職能,理順政府與社會的關系,推動政府職能轉變。一方面,社會組織可以有效承接政府部分職能,尤其是行業協會類的社會組織在承擔政府職能方面表現出明顯的專業優勢,如決策咨詢、行業標準制定、資質資格類的考核、行業調查與統計、誠信建設、展覽展銷、價格協調以及行業性的集體談判等。另一方面,社會組織可以有效協助政府處理一些棘手問題,比如對于民眾的溝通、社會矛盾的調節、突發事件的應對等。此外,社會組織還能有效推動政府決策的科學化,在傳遞行業領域意見、反映百姓訴求等方面,社會組織可以發揮橋梁和紐帶的作用。

有利于優化治理結構,實現有效的社會治理。基層社會治理是一個涉及各個生活領域、內容龐大、工作繁雜的開放性系統工程,不斷探索創新社會組織參與基層社會治理的活動方式和內容,是社會組織在基層社會治理中充分發揮作用的關鍵性因素。作為推動社會健康持續發展的重要機制之一,社會組織積極參與公共事務治理、發揮自身作用與其所具有的特點和優勢密不可分。社會組織具有自愿性、自治性、公益性等特點,組織規模小,結構靈活,往往在事務管理方面具有明顯的專業優勢和技術優勢,尤其是在聯系基層、貼近現實方面,更具有天然的優勢。

有利于推動民主政治發展,增強社會建設。一個良善的社會,必然是各社會主體能有效參與其中的社會。社會組織的發展某種程度上能夠推動民主政治的進步。作為民眾與政府之間的橋梁,社會組織通過各種活動的組織與運行,切實有效地增強了民眾對自身的權利意識和責任觀念。通過更加有效的社會監督,民眾在合法權利受到侵犯時,可以通過社會組織進行維權,如消費者協會等,能夠增強民眾的依法維權意識和能力。(張衛 鮑磊)

聲明:所有來源為“蘇州日報”、“姑蘇晚報”、“城市商報”和“蘇州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童話世界
澳門輕軌舉行通車儀式
親手制作“手”護神
DIY 手工皮包
積分兌換
6個占道的地鎖全拆了
老奇人透码